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页 > 热点新闻 > 专 利
  • 13910160652
  • ciplawyer@163.com

Fractus遭釜底抽薪,国内手机厂商专利诉讼应对能力显威

日期:2020-10-15 来源:天天IP微信 作者:集微网编辑部 浏览量:
字号:
集微网消息 9月3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下达决定书,宣布西班牙天线技术研发公司Fractus的4件中国专利全部无效。此次被宣布无效的专利覆盖了此前Fractus起诉OPPO、vivo所用的专利。这意味着Fractus已经失去控告OPPO等国内厂商专利侵权的基础。


近年来,Fractus频繁以专利侵权诉讼原告身份出现在国内视野中。今年4月,该公司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东区法院提起针对TCL的诉讼。今年1月,该公司在荷兰与小米的侵权诉讼中折戟。更早之前,Fractus在美国、中国等地法院先后将中兴、OPPO、vivo送上被告席。

而Fractus只是众多国内设备厂商需要应对的国际NPE之一。Interdigital、Sisvel、Unwired Planet、Conversant……越来越多国外NPE正在将攻击目标转向国内设备厂商,给国内厂商造成越来越大的知识产权成本压力。此次Fractus的专利被成功无效,无疑是中国企业应对和化解知识产权风险能力不断提升的表现,也说明了中国手机企业加大知识产权方面的投入、加强知识产权团队的建设是明智之举。

Fractus VS OPPO、vivo
 


注:9月30日Fractus被无效专利列表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信息显示,Fractus此次被宣告无效的专利共4件,分属2个专利族。上述无效案例的无效宣告请求人涉及OPPO、vivo和第三方个人。其中,OPPO和vivo分别作为第一和第二无效宣告请求人,于2018年9月5日和2018年10月25日对CN200710104517.5和CN200710185111.4专利提出无效申请。

从时间和涉案专利来看,这是OPPO和vivo对Fractus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的强势反击。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7月和10月,Fractus先后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对OPPO和vivo提起专利侵权诉讼,称OPPO和vivo侵犯其无线设备天线技术的中国专利。诉讼中涉案的专利恰在此次被无效专利清单之列。

虽然上述专利已经期限届满,但根据专利法相关规定,在诉讼时效内,Fractus仍然可以对专利权期限届满前的侵权行为提出诉讼。不过,随着涉案专利被成功宣告无效,Fractus失去了专利侵权诉讼的基础,和OPPO、vivo间持续2年的诉讼结果已经明朗。而OPPO等企业则彻底化解了Fractus专利诉讼的威胁,达到釜底抽薪的效果。

同时,Fractus在中国的专利储备并不丰富,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与分析数据库查询显示,该公司在国内仅28条专利记录,此次4件专利被宣布无效无疑是其中国专利储备的重大损失。

激进的专利收费政策

Fractus公司1999年诞生于西班牙,诞生之初,该企业专注于天线技术研发,并取得了一定自主创新成果。到2009年,该公司开始改变战略,专注于从外部接受转让专利,并陆续与全球各大设备厂商开展专利诉讼,以促成专利许可协议达成,彻底成为一家激进的NPE企业。

2009年以来,Fractus与三星、LG、黑莓、京瓷、HTC、夏普、三洋等企业都曾展开专利战,并成功迫使几乎所有“被告”与其达成协议。唯一不同意和解的三星于2011年5月被判向其支付2312万美元的专利侵权赔偿。

近年来,随着中国设备厂商崛起,越来越多中国企业成为Fractus的狙击目标。就在今年4月,Fractus在德克萨斯州东区法院提起了针对TCL的诉讼,起诉的理由是TCL侵犯了其无线设备内置天线技术的相关专利。而今年3月,该公司刚刚与中兴达成和解协议,结束持续近三年的诉讼。公开信息显示,Fractus起诉TCL所用专利与2017年其起诉中兴通讯的专利相同。当时,Fractus诉称中兴通讯至少侵犯了其七项专利中的一项,而这些专利都与无线设备内置天线技术有关。

稍早之前的1月份,Fractus在荷兰与小米的专利诉讼中折戟。据披露,在向荷兰海牙地方法院发起的针对小米等企业的诉讼中,涉及欧洲专利EP1592083B1。记者查询发现,该欧洲专利与刚刚在中国被无效的CN00818542.5、CN200710104517.5专利属同一专利族。

Fractus与全球各大设备厂商屡起争端与其收费政策有关。据知情人士透露,Fractus的专利许可收费非常激进,其在与包括OPPO、vivo在内的国内厂商接触过程中,向国内厂商要价数千万美元许可费。

Fractus激进的收费政策早有端倪。在Fractus诉三星案中,Fractus曾向法院申请永久禁令,禁令之外该公司给三星的另一个选择是三星为每部手机付1.06美元特许权使用费。这一许可费率显著偏高,法院最终驳回禁令申请。

本次OPPO等公司将上述四件涉诉专利全部无效,从根本上消除了Fractus的诉讼威胁,预计法院也会因为Fractus的专利被无效而最终驳回Fractus的诉讼,从而彻底消除诉讼所带来的风险,减少了不合理的高价许可费用支出,保障企业的业务正常进行。

来自专利权人的挑战

移动通信技术发展到今天,没有任何一家终端厂商可以不与其他企业发生专利许可或被许可,而移动设备包含的庞杂的技术和专利意味着巨大的专利许可费压力。以激进手段向厂商收取高额专利许可费的NPE更是给终端企业经营带来极大困扰,Fractus只是众多正在将目标转向中国企业的NPE之一。刚刚在英国赢得与华为诉讼的Unwired Planet,仍在与华为、中兴博弈的Conversant,在印度将小米诉诸法院的Interdigital,多次对海尔、OPPO等中国厂商提起诉讼的Sisvel……零零总总各类专利权人的压力下,国内终端设备厂商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知识产权成本压力。

幸运的是,国内企业的知识产权意识和实力正在逐渐提升,部分领先企业已具备较强知识产权风险防控能力和诉讼应对能力。此次以OPPO为代表的部分手机企业能成功将Fractus的专利无效掉,便充分体现了这些企业知识产权团队化解专利诉讼的能力和专利无效诉讼方面的能力。

在国内设备厂商面临知识产权成本压力加大,全球知识产权挑战态势日益紧张的背景下,增加知识产权投入和强化知识产权团队建设,增强知识产权风险应对能力,已经成为日益成长的国内设备厂商无法回避的必然选择。